我隨戰艦向深藍|入伍10多年,細數我與戰艦的點點滴滴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熊 贊責任編輯:丁楊2020-03-23 09:11

熊贊在擦拭昆侖山艦主炮。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顧亞根 攝

“護航編隊準備完畢,請示啟航!”2018年12月9日,綜合登陸艦昆侖山艦作為編隊指揮艦,即將解纜啟航執行海軍第31批赴亞丁灣護航任務。甲板上,我和戰友們整齊列隊,向祖國和人民莊嚴敬禮、揮手告別。

入伍10多年,我已從一名主炮兵成長為主炮班長。細數我與戰艦的點點滴滴,總會浮現出那些在戰備巡邏、遠洋護航、中外聯演時的難忘片段。

2019年1月22日,亞丁灣海域升起薄霧,能見度不佳。昆侖山艦正在這一海域護送巴拿馬籍油輪“維多利亞267”號。下午14時30分許,雷達突然報告:“方位074,距離42鏈,發現一批可疑小目標?!?/p>

昆侖山艦一邊迅速鎖定目標,加強觀察警戒,一邊向可疑目標高速機動,將其與被護油輪隔離。然而,6艘疑似海盜小艇,卻如狼群一樣,繼續向編隊逼近。

“一級反海盜部署!”隨著編隊指揮員一聲令下,全體艦員聞令而動,火速奔赴各自戰位。艦員密切關注可疑目標的一舉一動,火炮迅即對準目標,隨時準備阻攔射擊。

與此同時,兩架搭載陸戰隊員的直升機,相繼從昆侖山艦呼嘯起飛,1號直升機向可疑目標機動,展開凌空抵近偵察,2號直升機飛抵被護油輪附近上空,進行巡邏警戒和全時掩護。

僵持了長達2個小時之久,1號直升機持續盤旋在可疑目標上空。見無機可乘,6艘疑似海盜小艇最終放棄靠近。

亞丁灣上,像這樣的險情發生過不止一次,每次我們都能快速有效處置,確保了編隊自身和被護船舶“兩個百分之百安全”。每次護送結束時,我們總能聽到“感謝昆侖山艦”“感謝中國海軍的護航”這樣的話語。

我深知,這每一份感謝里,都飽含著被護船舶對中國海軍的認可。為了這份沉甸甸的信任,中國海軍枕戈待旦,時刻準備著。

2019年2月8日,在巴基斯坦卡拉奇的軍港碼頭,參加“和平-19”多國海上聯合軍事演習的各國戰艦云集。不同膚色、不同軍裝的多國海軍官兵匯聚一堂,軍事研討、通信校驗、反恐演示等多項交流活動,密集地進行著。

這一次,昆侖山艦接到的任務是完成主炮對海實彈射擊等多個課目的演習內容。雖然巴方事先強調,演習不是比賽,但我們告訴自己,在這場備受關注的聯演活動中以怎樣的姿態亮相,關乎中國海軍的形象。

作為主炮班長,我感到壓力很大,不停鼓勵自己要打準打好,打出中國海軍的水平。自啟航后,我們一路航行、一路訓練。每一次主炮射擊訓練,我們都會認真查擺問題、總結經驗。研究誤差時,風速風向、彈藥溫度等細節都不放過。主炮有幾千個零部件,大到炮口,小到螺絲釘,我們確保系統完好,隨時能戰。

海上階段演習中,巴基斯坦海軍快艇在航道扮演敵情目標,模擬海盜攻擊。漂浮靶布設完畢,各國艦艇接到射擊指令后,自行開火。

穩??!我緊盯屏幕上閃爍的各類數據,迅速進行測算瞄準,反復校對瞄點,只待那一聲來臨!

“開火!”聽到命令,我果斷按下發射按鈕。

“命中!”負責觀察打擊效果的副航海長王力,向指揮員報告:我昆侖山艦主炮發射3組5枚炮彈,密集命中靶標。

“中國海軍,好樣的!”巴基斯坦海軍參謀長阿巴斯得知我方成績后,通過艦艇甚高頻向我們表示祝賀。在后續的多邊交流活動中,外國海軍同行也非常認可我們。

“肩負大國責任,凝聚世界目光,中國海軍書寫歷史輝煌……”結束護航任務回國已有大半年,每當聽到這首《亞丁灣護航之歌》,我就心潮激蕩。為了和平,我期待再次出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亲朋棋牌官网大厅电脑版